星剎

赫海83一生推

83

金希澈看着朴正洙戳了一下、两下、三下。

還是硬硬的屏幕。

不知道是陽光刺眼或是其他,螢幕裡的朴正洙笑得很勉强,但全身上下还是散發出他特有的温柔的氛围。

金希澈又戳了那双细到好像要断了的腿,一下、两下...

我在干嘛......

金希澈不知道已經多少次轉頭,看向吃飯到一半接电話的朴正洙。

已經差不多要20分钟了。

飯差不多冷了。

朴正洙臉上的笑容也差不多累了。

金希澈决定搶电话。

心动不如馬上行动。

“誰?”

到底那個不識相的罪該万死,打扰他和特儿的燭光晚餐!!

电話那頭的聲音突然變了,愣了几秒,戰戰兢兢的問,“...金希澈...?”

“我是。”金希澈一點也沒有要停下火爆的口氣,“你找特儿幹嘛?不知道今天他放假了??”

金希澈看被搶走手机的朴正洙一脸擔心,用口型好像想給他傳達什麼訊息。

朴正洙的嘴一张一合的。

可金希澈看不懂,他只想一口吻住那樱桃小嘴。

想到這金希澈又舔了舔嘴唇。

朴正洙看金希澈一臉懵逼又完全沒有要把手机還給自己的样子,急了。兩隻手的食指和拇指圈成一个圓形放在眼睛上筆畫。

金希澈:什么啊?特儿你什麼撒嬌法??乱可愛的。

电話那頭出声:“朴正洙有工作要提前......”

“工作??”

金希澈两个大眼睛轉了一圈,落在朴正洙細到不成樣的手腕上,“在我把我家特儿養到70公斤前,没門儿。”

他轉著頭髮,一臉不悅,隻手靠上椅背:“再者,朴正洙的名字是你能隨便叫的嗎?不怕我把你搞死??”

金希澈可不是說兒戲。

從進了公司到現在少說20年,大佬李秀滿老師寵他不說,就是公司高層他也熟識--重要的是他們都寵金希澈。

就算不寵,大部分也都與金希澈是可以勾肩搭背的關係。

金希澈一出口,把個人弄下去不是難事。

其實朴正洙也行。就是沒踩到朴正洙的點,都是能欺負範圍。

電話那頭弱弱的說句不好意思,掛掉了。

金希澈滿意的把手機還給朴正洙,順便留下蜻蜓點水的一吻。

“呀金希澈你幹嘛呢!”

朴正洙没計較蜻蜓點水的一吻,只是看着黑屏,無奈。

金希澈聳肩:“你都给我撒嬌了我還能講電話?”

朴正洙確確實實的给他一个白眼,手上再次筆畫:“策劃部的,剛上位的,戴眼鏡的那个!”

是眼鏡啊!!

金希澈恍然大悟。

他想起来了,那个看上去很死板的眼镜兄。之前在宴會中被金希澈虧了一頓的那位小職員晉升成部長啦。

不是什麼大事。就是那天,那位眼鏡兄說了朴正洙幾句閒話,他和金希澈李赫宰李東海走在一起,準備去找李秀滿老師敬酒,那幾句閒話恰好傳進四個人耳裡。

朴正洙則不會輕易動怒,什麼大風大浪他沒見過,幾句閒話算什麼?

李東海那肌肉一般來說是挺能打,就是場合不允許;然而他不會吵架,韓語不太行。李赫宰小小安撫了一下讓他嚥下怒氣收下拳頭。

金希澈和李赫宰可就不一樣了,氣場夠,說話伶俐。拍了拍眼睛兄的肩,不帶一句髒字笑眯眯的把那些閒言閒語頂回去。

眼鏡兄的臉從紅色轉白,變成尷尬的青綠,仿佛旋轉霓虹燈。不服輸,憑著酒醉站起來好像要幹一架,好巧不巧金鐘雲領著崔始源過來,一個黑道氣質一個一米八身高壓制,不說二話又把眼鏡兄給嚇的坐下。

李東海收了怒氣和拳頭,一張可愛的臉蹦蹦跳跳的到那人耳邊

你好傻呀。

李東海如是說道。

最後還是受害者(?)朴正洙拍兩下手,說要找秀滿老師聊聊天,領著一群人威風的離開,離開前給那人留下不可一世的笑容。

仿佛在說,我的崽子們棒吧?

金希澈想起來就過癮。一切都滿足了他醞釀許久的熱血中二感。

然而此時此刻,金希澈不想廢話了,他想把這人搞死了。

讓你打電話給朴正洙。讓你打擾他倆燭光晚餐。讓你叫全名?

天上天下唯我獨尊金希澈的媳婦儿是别人能隨便亂叫的嗎?

大力的哼了一聲,把朴正洙拉進懷裡緊緊圈住。除了手臂還算有線條,朴正洙全身上下都瘦出骨頭。金希澈本想抵在他軟綿綿的肩窩,一蹭,沒肉。骨头,骨头,全是骨头!!

金希澈看着朴正洙把玩着碗里的飯菜,戲謔的用筷子翻走那个青花菜,挑走那一粒米,戳戳那個五花肉,要吃不吃,像小孩子一样。然后委屈巴巴的對金希澈说:

“吃不下了。”

可愛到摀胸口。

他的朴正洙好可愛好可愛好可愛的啊啊!!

金希澈被萌的在朴正洙肩窩一頓亂竄,還是只有骨头。

金希澈动手摸摸他的腰,朴正洙養的咯咯笑,金希澈表示朴正洙笑起来小梨渦好可愛好可愛的想戳。但是现在要辦正經事,不能動搖......

“.....希澈......你內個...硌到我了...”

......先動搖一會儿好了。

/

隔天晚上,金希澈提了一堆菜回家,明顯是4人份的量,朴正洙愣了一下,有人要来吗?

“没有啊,”金希澈放下袋子,喘着气,伸展一下老腰,“只是觉得你又瘦了。”

朴正洙接過热腾腾的大碗白饭,他嫌棄的倒回鍋裡一半,“太多了。”

金希澈不悦,搶過碗,全部倒回鍋裡,又再盛一次更多的,“多吃点,你当你還年輕能蹦蹦跳跳啊?”

朴正洙嚐了一口菜,不錯,是他喜歡的味道,“我就是有体力能蹦蹦跳跳的。”

“哦莫,我都不知道我們正洙好体力呢!”金希澈一副痞样咬着筷子尖端,“明天放假,今晚試試体力如何??”

“咳!!”

金希澈對着他笑,朴正洙也對着他笑,“其实最近体力不太好体重有點下降逮好好养养......”

朴正洙夹了一塊肉放嘴裡,一塊塞給對他笑的恐怖的某金姓野狼嘴裡,安撫一下。

“嗯嗯,我们正洙多吃点哦~~”金希澈笑得温柔,“这样才有体力嘛~~~”

朴正洙:............

後記:

朴正洙哭着说体力什么的的臣妾真的没有....

金希澈不愧是公認精力王,体力不错。

就是客厅地毯洗起來很麻煩。

【83】TIPSY

오지마 내게 오지마 선 넘지마 please

주지마 술은 주지마

취하면 너 어떻게 해볼라니까

/

不要喝醉。

那是朴正洙昏倒前聽到的最後一句話。

這是過了多久?昏睡前黑壓壓的夜已經是陽光普照的白天。

朴正洙環繞一圈,自己家。至於怎麼到家,他記不得。

摸索著一絲不苟的身體,只有一件四角褲。他在散落一地的衣服口袋裡找到手機。

中午了。

「啊西......」

他按住因宿醉疼痛的太陽穴,想從手機找到昨晚瘋狂的痕跡。

「...早。」

床的另一邊發出騷動。

黑色的長捲髮隨興的撥到耳後在陽光自然的打光效果後,金希澈儼然是一幅端詳寧靜的畫報,唇紅齒白,瞇起來的眼睛像只奶貓。

他拖著棉被,雙手從背后勾住朴正洙精瘦的腰,露出白皙性感的後背,「特儿,早。」

朴正洙:!!????

/

金希澈套上朴正洙的衣服,露出了一小截脚踝。

噗,可愛。

他想。

朴正洙靠在門邊冷冷的看著他,自己則套上白色綿T和寬鬆的短褲。

「既然都好衣服了,回去吧。」

他冷冷的開口。

「欸~~~」金希澈失望的吼,看了自己平坦的肚子,「我餓。正洙,我餓。」

「......你可是啥都沒幹。」

金希澈狡猾一笑:「...昨天不就幹挺多的?」

他看著朴正洙一張臉白了又紅,驚慌失措的小表情藏不住。

他彆扭的拉了拉衣角,奶兇的瞪了一眼金希澈,匆匆忙忙的往厨房走去。

噗,好可愛。

/

「李赫宰!」

朴正洙踹開李東海家的大門。

李東海:「特哥????」

「啊東海也在啊,正好。」

東海:這是我家呀!

「誰呀?特哥??」

李赫宰端著一盒草莓從廚房出來。

「啊啊,赫宰聽我說丫...!」

朴正洙把事情從頭到尾講了一遍,還羞澀的像個純情少年略過了各種裸露畫面。而傾聽人李赫海則是依偎在沙發角落,吃草莓,全程淡定的一匹,不知道誰才是哥哥。

「不是挺好的,生米直接煮成稀飯呀?」

李東海靠在李赫宰懷裡,捧著一盒草莓啃。李赫宰点头附議,

「挺好的。」

「不是...!什麼呀這崽子!?」朴正洙咬咬牙,「我、我不記得,有沒有......啊。」

「欸?」

「欸?」

朴正洙點了點頭。

室內沉默了一下。

「特哥,你醒來...腰,疼嗎?」

李東海先試探的問。

「不疼,頭倒是挺痛,喝多了。」

朴正洙一頭霧水。

「那...哥你的背有沒有抓痕、咬痕之類的?」

李赫宰問。心疼的想到了自己的背還有個咬痕沒消。

「沒有啊......太恐怖了吧?」

朴正洙嚇的一顫。

「不、不可能!」李赫宰抓著李東海嗷嗷叫,「兩個精力旺盛的男人裸著躺一起怎麼可能什麼都......!」

「啊,難不成...」

李東海想到了什麼,一臉驚恐看著朴正洙,李赫宰好像心領神會跟著咽了口水,

「特哥你×冷淡...」

「哥你不舉......」

「給我打住。」

/

朴正洙覺得他問錯人了,兩個傻子待在一起久了只會變更傻的傻子。

手機傳來一個訊息。

藝術的聲帶:哥

藝術的聲帶:哥

天使特:怎麼了?

藝術的聲帶:哥你身體沒事吧?

朴正洙眉頭一皺發現案情並不單純。雖然這個弟弟平時就會偶爾問候個一两句,但好像沒有這麼唐突過...還是在這樣不安時期。

天使特:你知道了啥?

......藝術的聲帶一分鐘前上線。

「......」

朴正洙憤恨的丟手機到沙發另一頭。周末的中午,他覺得他需要一些平靜。

「哥!哥!!」

...去你的平靜。

門被敲的碰碰響,朴正洙怒吼一聲。開門的那剎那,一隻巨大的泰迪(馬)熊淚眼汪汪的抱住他。

「哥!哥!不要傷心!」

崔始源緊緊摟著他哥纖瘦的身體搖啊搖。朴正洙也任他搖啊搖,因為他實在不知道現在除了他的平靜外還有什麼能傷心的。

崔始源像場暴風一樣,捲起一陣滔天巨浪然後無辜的走掉。

朴正洙看著桌面突然多了好幾罐B群,維他命C ......還有,一片...藍色小藥丸......

臥槽...

「...哪來的...」

/

三人成虎。

他低頭看了看。

朴正洙也開始懷疑自己了。

大概是平時節目上玩瘋玩脫了,在日常生活裡的他不是那麼激動,甚至有點過於理性,太冷淡。

再回想。從認識金希澈,好像每個女孩子都沒有他好看,氣質沒他好,腿沒他漂亮,沒他健談。打從退伍後,更是心心念念把團帶好,家里乾乾淨淨一點黃色都被他無痕去除。

說實話他這樣簡直不是正常的36歲男人。

「.........這可怎麼辦啊...」

朴正洙嘆息著,吹著窗外微風,活像個戀愛中的青澀少年。

「希澈哥的事?」

神童挑挑眉,此沉著冷靜讓朴正洙驚了會儿。

「你知道??!」

朴正洙大叫。神童皺眉,把手機開擴音丟到觸手可及的地方,繼續剝外賣雞翅。

「怎麼不知道,群裡討論的可熱烈了。」

淡定的一匹。

「群?什麼群?我沒看到??」

神童心想不妙,是他們排除兩位大哥自己創的群:「沒有沒有,是在Insgram上的群...對,就是這樣。」

他打哈哈的塞了大口雞翅進嘴。

朴正洙亂了,他連Insgram可以組群都不知道:「那,希澈有看到嗎?」

「他也沒加群裡。」

朴正洙應了聲,回到正軌:「總之,童啊,幫哥想想辦法。」

他奶著聲音撒嬌。他知道這樣最可成了:「好嘛~~」

「好好好好好好好,我反胃別這樣。」

果然有效。優秀!

「就知道你對哥最好了❤」

「......嘔......」

「.........」

要不要這麼嫌棄啊申東熙!!

/

내게 진심을 바라면 그 술은 절대 주지마

/

再一次,那個狀況,把希澈哥灌醉就行,你自己少喝點,參水。

那如果...真的變成那樣呢?

跟李赫海學囉。

......回憶完畢。

朴正洙戰戰兢兢的打給金希澈。

通了。

「哦,正洙啊。」

「希澈啊...要喝一杯嗎?」他拿著電話的手都在抖,一半是期待,一半緊張。

「就我們兩個?」

「對...方便嗎?」

「行!!行,當然好!!」金希澈的聲音聽起來像是要立刻衝到朴正洙身邊一樣,迫不及待。

朴正洙笑了出來:「晚上9點?」

「早一點,8點半。」金希澈嘟囔著,「我想快點看到你。」

「...那就8點半。」

「嗯,8點半。」

金希澈掛掉電話前,給了朴正洙一個超越空間的飛吻。

朴正洙呆滯的聽著通話結束。

他的臉好燙好熱,熱辣的紅色遍佈整張臉,包括耳朵。然後他的心跳有點快,有點呼吸不上來,大腦有點混亂。

「怎麼辦呀??空儿!??」

嗷嗚?

/

8點半未到,金希澈拿著一瓶紅酒自動的打開了朴正洙家的大門。

「啊!?希澈?」

朴正洙有點手忙腳亂的從厨房出來,還圍著圍裙。

「下班的早,就來了。」

金希澈笑嘻嘻的,平時節目上犀利的眼神和口才全放下。在朴正洙面前他就是只是20年前那個江原道的傻小子金希澈。

「我來早了嗎?」

「稍微...」朴正洙看著一桌還沒煮的食材,下酒菜還沒弄,「要不你先洗個早吧,給你拿衣服。」

金希澈抹了抹額頭上的汗:「哦。」跟著朴正洙走到浴室。

「洗慢點,不要滑倒了。」朴正洙百般擔心,「然後,不要弄太亂。」

「知道啦~」金希澈關上門前好看的笑了,「你這樣好像我老婆一樣。」

「......說啥呢。」

「呵呵。」

......這個人好撩啊啊啊啊!!!!

朴正洙在內心大喊。

/

金希澈哼著“sarang ”張望著整間浴室,沒有一絲藏污納垢,不論是浴簾或是磁磚都是白色,只有擱在一旁的肥皂透著淡淡的粉紅色,還有他之前送給朴正洙的紅色毛巾。

不是太鮮豔的紅色,配上周遭的白,顯得出眾又多了溫柔沉穩,和朴正洙的風格很像。

「特儿我洗完了!」

他肩膀掛著毛巾,頭髮濕漉漉的走向厨房。

「呀呀,擦乾啊。」

朴正洙看著一直低落第地面的水珠,忍不住停止端菜的動作替他擦擦。

金希澈倒很享受,瞇起眼睛像只貓,亂可愛。

「拿么,我開動了。」

「開動了——」

朴正洙舉起酒杯,金希澈拿起筷子。

「...不先喝酒嗎?」

「先吃東西墊胃吧。」

金希澈給他夾了塊肉。

「哦。」

金希澈誇了又誇,四道菜,朴正洙笑出了五次梨渦。

「那...乾杯...?」

朴正洙舉起杯子。

好巧不巧,他房間的電話鈴響了。朴正洙納悶的看著沒動靜的手機,很少有人用臥室電話打來了。他抱歉的點點頭,金希澈揮揮手示意他去接電話。

朴正洙匆匆忙忙的跑進臥室,漏掉金希澈狡詐的一笑。

/

「講完了?」

「嗯,神童打來的。」

朴正洙無奈的回到位子,看著碗里滿滿的肉。

「乾杯。」

金希澈舉起杯子,繼續剛才的碰杯。

「乾杯。」

朴正洙慢慢的喝著,參過水的酒不太好喝,味道卡在酒精的濃烈和水的平靜之间,不上不下的苦味反而不太過癮。

「啊西————!!!」朴正洙看著對面的人一口乾了酒,「這也太烈了吧正洙啊?你可以嗎?」

金希澈看著朴正洙有點茫的臉,想接下他手裡的杯子替他喝完。

朴正洙把杯子拉到自己懷裡:「不、不用,我可以。」

他仗著氣勢一口喝完,只感覺一股熱在胃裡翻滾,熱度沿食道攀升,燃燒至臉頰、耳朵。

「辣!辣!希澈,辣!!」

金希澈慌慌張張的遞了一杯水給他,朴正洙顫顫巍巍的接過,喝完水並沒有好點,他還是被嗆出幾滴淚,太難受了!

金希澈盯著冷靜下來、眼角還掛淚的朴正洙:「......傻瓜。」

「我是......」

朴正洙擦乾眼淚,疑惑的看著金希澈:「不辣嗎?」

「還行,白酒嘛......還行。」

「但我記得你比較喝紅酒...」

「說到紅酒!」金希澈打斷他,「來喝吧,它沒那麼烈。」

金希澈拿起剛剛帶來的紅酒。

/

넌 내게 술을 권하지마

후회할 걸 알아

넌 내게 용기를 주지마

오늘뿐인 걸 알고 있어

朴正洙看著自己杯中的紅酒再一次被倒滿。

只能說真的不烈,而且有點好喝,不太濃的果香和酒精的苦搭配成違和又豐富的層次。苦味碰到舌尖時擴散至口腔;到了舌尾,果香和葡萄的甜一起在口中散開,代替消去的差不多的苦味,甜多苦少的情形,最後口腔只留下一絲香氣。雙重味蕾同時刺激,令人回味。

「好喝吧。」

金希澈一臉得意的看著他,藏不住驕傲的小表情。

「嗝。」

朴正洙沒裡他,紅著臉打了一個小飽嗝。

他癱軟的趴在桌上,下巴抵著桌面,「好飽。」

「...你醉了嗎?」

金希澈戲謔的笑著,用手撥開遮住眼睛的瀏海。

「沒有。」

朴正洙奶兇的瞪了他一眼,抱起在一旁等吃肉的空儿窩在沙發。

「呀去哪哦?」金希澈笑著,「最後一杯?」

朴正洙還是窩在沙發角落,懷裡的空儿嗚咽的叫著。金希澈無奈的笑了笑,跟著坐上沙發。

「正洙呀。」

金希澈給朴正洙叫名字的方式有很多種,但「正洙」不是他平時會叫的名字。

朴正洙知道這點,有點訝異的看著他。

然後他對上了他的眼睛。

他的眼睛很大,很清澈,沒有一點污濁,時間洗不淨一切,那點倔強和自負還是殘留了下來,他的眼睛依然讓人不敢直視。

朴正洙覺得自己的眼睛已經不像13年前一樣純淨了,他怕金希澈會看出他的污濁不堪。金希澈總是這樣,仿佛洞悉一切,讓他不敢面對。

他把目光別開。

「為什麼不看著我?」

「你醉了,希澈啊。」

「你覺得我醉了嗎?」

金希澈強勢的看著他,朴正洙幾乎吸一口氣都不敢太過明顯。

金希澈輕輕柔柔的落一吻在他臉上。

「不躲開嗎?」

金希澈俐落的邊緣線逐漸模糊糊,只有漂亮的五官,放大清晰的在眼前,像要把人吸進去一樣的眼睛眨呀眨。

好看。

他的希澈,真好看。

朴正洙一吻輕輕貼上金希澈的唇,「因為,我醉了啊。」

오늘뿐인 걸 알고 있어

/

朴正洙知道了李東海所謂的腰疼是個怎麼樣的感受。

他難受的撐著床沿的櫃子坐起。

他也看到了李赫宰所謂的抓痕咬痕。

金希澈白皙的背上一條條鮮紅的痕跡,頸部還有咬痕。

朴正洙尋思著自己是否該剪指甲了。

「特儿啊,剪剪指甲吧。」

金希澈披上一件白衫,還是依稀看見了爪痕。

好吧,朴正洙想,前提是他要下的了床。

「很痛嗎?」金希澈戲謔的笑,「叫哥哥,扶你下床?」

朴正洙狠狠瞪了他一眼,「不用。」

但是他歪歪斜斜的走沒兩步,還是被金希澈扶住了。更正確來說是他跌進金希澈的胸懷裡,沒錯,就像少女漫畫那樣。

「再逞強啊,」金希澈故作生氣,「真是固執。老頑固。」

「你要是客氣一點就不會這樣。」

「那怎麼行呢?口中的肉怎麼能放開?」

金希澈嘻嘻的笑,看著讓人來氣。

朴正洙窩在金希澈懷裡,讓他幫自己剪指甲。根據金希澈說,他平時習慣了用這樣的姿勢幫他希範剪爪子,理所當然朴正洙也是這個姿勢。

朴正洙沒有掙扎,金希澈體溫挺高,窩著舒服,就是熱氣哼到他的後頸,怪癢的。

「...希澈啊,我們這樣算是交往嗎?」

朴正洙扭著脖子問,不小心看到了金希澈眼中的柔情似水。

「唔,可是我覺得你還不太了解我。」

金希澈說。

朴正洙一個轉身面對他,右手捶腰:「什麼地方我不了解?」

他很不服氣,「哪部分不了解?」

金希澈笑笑,一吻落在他額頭上,朴正洙被頭髮刺的閉起眼睛,感受都環狀的金屬物正套入他的左手無名指。

「我多喜歡你這部分。」

「.........那你也不是不了解我嘛。」

/

「哦?希澈哥~」

「神童啊。」

「怎樣,特哥果然買白酒?」

「嘿~~真是傻瓜。」

「說好的....?」

「給你。」

朴正洙:「你們說什麼呢?」

金希澈:「沒啥,閒話家常呢。」

end.


【赫海】恋爱小动作

*学生赫海*

1、

李赫宰坐在李东海后面。

李赫宰和李东海都长得很好看。李赫宰一脸癖味有种率性放荡的帅,李东海就是好看,没二话,所有的夸奖都无法比拟的好看。

2、

李赫宰不喜欢读书,几乎每一节都到移到前面李东海的位置去挨着一起看。

这时的李东海总咬住下唇,努力不让嘴角有太明显的起伏,一边碎念一边把课本往李赫宰的另一边拉过去,让李赫宰无奈的笑笑再往李东海坐近一点。

3、

李赫宰难得的整个上午都带课本了。到了下午,李东海一边把课本收进抽屉最底层,一边挪到他的座位后面。

4、

李赫宰有事没事就戳戳李东海的背。

李东海好几次转身瞪他,用力打红了两支手。

但李赫宰像玩开了的小孩,偏要戳,不停戳,明明李东海每被戳两三次就转身来个重击,李赫宰偏要在他后背戳出一个爱心的图形才停手。

李赫宰的双手被打的红的像李东海的耳朵一样。

5、

李东海喜欢在课本上图图写写。即使他的图和字真的不是非比寻常的丑。

李东海字丑不是秘密。

李东海会急急忙忙盖住的那一页才是秘密。
他说那边属于极机密。

李赫宰常笑说反正字丑看不懂。

可是李赫宰你怎么对着那张纸露牙龈啊?
不冷吗?

6、

李赫宰最近一下课就跑到教室后面连线对战打游戏。

李东海的脸色没好过。

中午,李赫宰恭恭敬敬的捧着一瓶草莓牛奶到李东海面前。

妻管严啊李赫宰。

7、

李赫宰最近迷上说土味情话。

下课就对着李东海练几句。李东海撑着头怜悯的看着他,等到李赫宰讲的心干情愿回座位了才自个摀嘴边想边笑。

可是,李东海,
脸是遮住一大半了,
耳朵还是在外面的你知道吧?

8、

李东海喜欢照相。

拿着手机喀嚓一声,一张清幽的风景照。

再一声喀嚓,李赫宰的手机里又一张李东海的照片。

李东海表示他从不用手机拍李赫宰,

用相机才方便洗出来嘛。

9、

李赫宰总巴着李东海说他不会英语,要李东海教。

李赫宰的英语成绩依然挂在一个不上不下的地方,就是跟其他科的成绩兜不在一块。

李东海很苦恼。

看李赫宰笑的满不在乎的样子更气了,指着李赫宰的鼻子要去他家把英语给补到满分。

李赫宰,抽屉的原文小说不烧一烧吗?

啧啧,

羊入虎口。

10、

李东海上午请假,中午来的时候脸上挂着口罩,遮住了三分之二的脸。

李赫宰微愠的看着,一边准备好了温水,盯着把药丸吞下去,整天就战战兢兢的看着李东海,轻咳一下都让他紧张一下,像念rap一样对李东海说教。

李赫宰边说边在口罩上留下蜻蜓点水的一吻。

李东海已经分不清现在的脸红耳赤是发烧了还是激烈的悸动。

------

再次祝东嘿

生日快乐\(-ㅂ-)/ ♥ ♥ ♥

♪\(*^▽^*)/\(*^▽^*)/

【赫海】*就是仓促的小脑洞*

“老公老高mua,左边一个mua,右边一个嗯嘛......”

李赫宰犹豫了几秒,转传给李东海。

晚上8点,李赫宰回家,李东海不意外的出现在他家沙发上。

李赫宰拿出他俩的聊天室,“你没回我。”

李东海白他一眼,“你要我回啥?好可爱的妹子??”

“所以,你看过了?”李赫宰再次点进影片,坐在李东海身旁全屏播放,声音开到最大,“看着。”

李东海放下手机,脑袋瓜儿乖巧靠着李赫宰的肩膀。

李赫宰重复播放了两遍,郑重放下手机,握着李东海的双手,用毕生最诚恳的眼神看着李东海:

“东海,我爱你,你爱我吗?”

“?......爱...啊。”

画面一下子转太快,而且他男朋友真的好帅好帅的,李东海有点不好意思撇过眼神。

“为什么犹豫了?”

其实李赫宰知道李东海在他面前一直对说爱害羞,不管几年都如此。

“没,没由,赫我喜hu......爱你的。”

李赫宰:“爱我的话,你可以替我做一件是嘛?”

李东海点头如捣蒜。

李赫宰指着手机,“学一下。”

“............不要!!”

李奶虎甩开他的手,“你坑我!!!”

“学一下。学一下就好,证明你爱我.....”

说真的,这种硬掰理由李赫宰真的很难说出口,他在心底默默给自己翻了大概上百个白眼,可是这对李东海很管用。

李东海低头,他沉默了,然后他缓缓举起一只指头,“......老公老公.........”

“靠你又不是我老公!!”

软萌娇羞海再次回复成奶虎模式,李赫宰很遗憾的叹口气,先让,待会在床上让他承认就行了,早晚问题。

“嗯嗯我不是,可人稿是这样写的啊。”

李东海又沉默了,他再次抬起一只手指,可爱的戳了下脸颊,“老公老公mua ,左边一个右边一个............”

李赫宰知道他少了几句不过没关系,用手指戳脸颊和BoBo的小表情已经足够他嗑一年了。

李赫宰趁着李东海讲嘴唇一个的时候,给了一个mua。

李东海来不及躲,嘴唇确确实实的压上自己的嘴唇,李东海怨自己反应慢,被李赫宰按住后脑勺火辣辣的亲饱亲满。

李东海神还没会来,又被李赫宰催促着词还没讲完,李东海忘动作了,模糊敷衍的吼过,李赫宰是听不懂,也不管对不对,反正他记得词,记得那个飞起来的公主抱,反正他就是抱的动李东海。

李东海点着他的鼻尖:“你又不是老公。”

“我只是你男朋友,”李赫宰舔过他的指节,亲暱的蹭了蹭李东海的脸颊,然后把他丢上床。

李东海就看着他男朋友性感的上身一秒暴露在空气中,

“接下来,我会让你承认我是你老公。”


明天要考试我还再脑洞

我的脑就是满满的大坑洞

怀疑智商人生中

赫海 落枕

最近,某个金姓无神论者逮到时间就抓着朴正洙李东海看恐怖片。

/

于是李赫宰打开门就看到三个平均年龄35的男人窝在沙发。一个笑的要断气、一个很淡定的给叫最大声的人顺毛。

按金希澈的计划,看鬼片有助于晚上名正言顺的进朴正洙房间讨抱抱。

李赫宰问:李东海呢?

金希澈霸气回答:哥做事你不用管。

小盒哭唧唧,你们在我家看电视我能不管吗?

李赫宰瞄了一眼,确认过、赶不走。决定给李东海一个比较软的抱枕,以免看到一半李东海顺手拿了个东西就往电视砸。

果然,李赫宰在旁边替李东海捡了三四次枕头。

三个人吵到大半夜,李赫宰终于阻止金希澈放入第三片光碟,好说歹说把二佬请回去,看着金希澈贼头贼脑的跟在朴正洙身后,偷偷比了个赞。

而全程叫最大声的李东海,缩在沙发角化身小奶猫瑟瑟发抖,喉咙叫到有点沙哑了。

李赫宰拎着小猫进房间,给他裹一身被子,一瓶草莓牛奶,打开电视转到卡通。

但小猫似乎不接受,拖着被子安安静静的跟在李赫宰后面到处走。李赫宰转身想训人,回头一双眼可怜兮兮的看着自己,骂了他总觉得自己好像干了什么坏事一样。

李赫宰无奈的揉揉身后的黑色小卷毛。

反正已经宠了十几年,不差着两三天。

他放弃了看电视还有煮泡面的打算,让李东海乖乖的跟着他回房间看卡通。

偏冷的温度和裹的紧紧的棉被实在是绝配,李东海一个卡通没看完就倒在李赫宰肩膀睡觉。李赫宰倒是完全被卡通吸引了,连看了几集,心满意足的时候李东海已经睡沉了。

李赫宰想拿被子,搆不着,小心翼翼的把裹东海的棉被分到一小块面积。

李东海似乎有点被弄醒了,李赫宰看到他的嘴巴一张一合,还以为终于可以顺利拿到枕头了,没想到李东海抢过被子,勾着李赫宰一起躺下,找了个舒服的位置——李赫宰锁骨下连结胳膊的地方,继续睡。还是用一个让人不能动弹的姿势。

他呈现一种尴尬的姿势,除了一双脚能动以外,胳膊就只能维持一种角度,配合宠溺的心里,还要出一点力预防黑色小卷毛一不住意就掉下去了。

他正式放弃抢被子抓枕头的行动了。

反正小孩子体温挺高的的,窝在自己身上也温暖,李赫宰用另一只手拉拉棉被,抵不过眼皮,一觉到隔天中午。

/

李東海很滿足的啧啧嘴爬起来,看着窗外好天气,转转肩膀晃晃头,没注意陪着他睡觉的那人细微的呻吟。

李赫宰的脸色很不好,他先是拒绝了睡得高兴的小孩去打篮球的提议,按着肩颤颤巍巍的来到宿舍。
李东海没人陪,自然的跟着李赫宰到宿舍去,顺便吃草莓。

“怎么大家今天都回来了?”

申东熙看着拖鞋的小两口,李东海回了句吃草莓蹦蹦跳跳的去开冰箱。

李赫宰挂着熊猫眼,径直往客厅的按摩椅走。朴正洙早就在上头瞇眼睛坐着,金希澈在一旁边哄边端水。

“哦?赫宰。”

他向朴正洙挥挥手。

金希澈看到他问:“你来干嘛,不会也要用按摩椅吧?”

他点点头。

“你小子把我家东海用成什么样了!!”

金希澈蹦蹦跳跳的跑进厨房。

朴正洙在后面给翻了一个白眼,你到是把我给用成什么样了必须坐按摩椅。

“哥,你幹嘛用按摩椅呢?”

朴正洙一下张开瞇起來的眼,狠狠的瞪他一眼。实在不怎么凶,有点羞涩不好意思的小表情让李赫宰一下失去求知欲了。

朴正洙乾咳两声:“那你呢?”

朴正洙狐狸眼转了两圈,不可置信的指着李赫宰,“你该不会被东海......”

“没有没有没有!!”

李赫宰急着挥手,想想觉得慌慌张张的反而引人误会。他无视朴正洙怀疑的眼光,揉揉脖子:

“落枕了。”

————————每况愈下————————

BOUT YOU 真抓耳
大发预感(。・ω・。)~♪

【赫海】去你的陪伴,劳资是行动派


李赫宰在看饭制的他和东海的影片。

其实主要目的不是看影片内容,他们多亲密他自己知道。他只想看看那些飞过的弹幕。

毕竟现实生活中就是来自他们队成员、被他俩虐狗虐得不要不要的一群平均年龄超过30的老人激动的怒骂。

可弹幕上不一样,他们的闪变成了狗粮,十条弹幕有半数在夸赞他俩的感情。

果然还是粉丝好。

李赫宰笑着一条一条的看那些留言。

然后,他看到了一部,BGM是温暖的抒情歌,和前面可爱的或色情向不同,感觉每个弹幕都是想了很久才浓缩出一个短短的句子,每个都堪比诗词创作。

李赫宰一个一个慢慢的看过去,内敛的词语看得他很感动。

例如那个:

“陪伴是最长久的告白”

李赫宰肯定的点点头,他陪着他的小奶虎快20年了,照顾的健健康康的,即使交往了那么多年,他看到李东海时还是会浮现年少青涩时的悸动。

“干嘛,在笑什么?好奇怪啊!”

李东海刚洗完澡,头发湿着就要躺上来,李赫宰伸出手抱抱他,替他擦干头发,满意的吧唧了一口。

李东海在他怀里舒服的像只奶猫,小声的哼着歌,一会儿就在李赫宰怀里睡着了。

不知道是不是那个视频的关系,李赫宰心中暖暖的,重复想着那个留言。对,他还要陪着他的宝贝好几十年。

-正洙哥,我好想哭。感动的那种。

他觉得找个人抒发一下这种感性。

-大晚上的干嘛?

-没啥,就觉得18年过得很快。

-说什么呢?18年很久了。

“很久了”李赫宰开心的笑出来,对啊,很久了。

-哥也陪我们很久了。

-嗯,你19年东海18年。很久。

李赫宰顿了顿,反复想着那句“陪伴是最长久的告白”和朴正洙陪着他俩的时间。

-赫宰啊,哥要睡了。

-好,哥晚安。

-嗯。

李赫宰关上灯,钻进被窝里抱着睡着的李东海,还是在想。

那句留言似乎没有哪里有问题,他确实一直陪着李东海同时也一直爱着他...

“可是正洙哥好像也陪我们很久了,还有其他人也陪我们很久了,希澈哥、始源、钟云哥...就连圭贤也陪我们13年多了。”

“倒过来的话,就是我们也陪他们很久了。”

“所以我一直在对我们团员告白吗!!!”

“东海也一直对其他人告白??”

“..好像哪里怪怪的...可是东海好像常跟他们说‘我爱你’欸...”

“欸??”

莫名有种被绿的感觉...?

/

李东海一早起来看到很奇怪的现象。

李赫宰眼下挂着一圈黑,五官缩成一团,一看到自己起来了就抱得紧紧的。

“怎么了,一大早的。”

以往李赫宰都是在一边喝草莓牛奶等自己起床,“你今天好奇怪啊。”

李东海看自家恋人委屈巴巴的模样,似曾相识的感觉,那时候李赫宰好像以为自己被绿了然后成天缠着自己。

他这次好像隐约可以看到李赫宰头上不明所以的草地。

李东海给了一个白眼后推开他。

他走进浴室洗漱,李赫宰也跟在后面看着他洗漱。然后他把他推到门外,另一只手要关门。

“...干嘛关门?”

李赫宰委屈巴巴。

李东海白眼。

“上厕所不关门?”

李赫宰在门前呆滞直到李东海出来,像是小狗看到主人时一样双眼发亮,李东海似乎很排斥这个小狗,皱着眉到客厅。

李赫宰乖乖的坐在他旁边,两人打开电视看了好一段时间。

“东海啊。”

李赫宰突然握住他的手,“你没有对其他人告白吧?”

李东海的表情不能再奇怪了,他疑惑的看着李赫宰认真的表情,点点头。

“只有你一个啊。”

李赫宰表示完全满意这个回答这个萌样,露出牙龈,捧住他的脸吧唧一口。

“东海,我的东海。”

他沿着脸型轻轻的吻着,李东海意识的吻回去。口腔里还有牙膏的苦味。

他心满意足看着李东海通红的脸往自己怀里钻,可爱死了,褐色的头顶还害羞的摇来摇去。

“东海,我爱你。”

他很少讲这种肉麻话,李东海愣了一下,从怀里钻出来,冲着他笑,

“我也爱赫哦。”

两个傻子满足的相视笑了。

//

几天后,李东海气冲冲跑来找李赫宰。

李赫宰看到了那条熟悉的留言。对就是那条:

“陪伴是最长久的告白”

李赫宰笑着捏捏小奶虎鼓鼓的脸颊,轻轻的吻过,技巧的扣上手腕压上床。

“小傻瓜,”

他笑着,手不安分的调戏着,“哥哥我是行动派的。”

////

果然爱要大声说(?
久违的文章
我已经不知道我在打什么了呵呵呵

                                      
痾...可以忽略↓↓

有一个草稿,可是无法决定结局是甜还是虐
我有选择障碍...
很希望有看到最后的大大们能帮忙选一下
                                        

  **因为只是草稿所以能不能出来还是个谜  
              
会努力的
谢谢19个粉丝
感觉很少(实际上的确很少呵呵
可是很感动
LOFTER那么大
有19个人注意到我(虽然我很想知道关注人数突然上升的原因 但管他的

很感动
谢谢♡♡~♥~

希大生日直拨喇!!!!
(feat.起伏
开头就说感谢祝福生日的elf
(大半夜的也不怕没人
亲哥真的好好看啊啊啊啊(ノ*>∀<)ノ深夜4分钟心脏爆击
时光在他身上仿佛不存在,岁月不留下一点痕迹
(感叹~~~这真不像30代后半的人((特哥也是,但特哥的气场一直给我很老成稳重的感觉

撒朗嘿呦金希澈 乌呦皮肤金希澈
金♥希♥澈
生日粗卡

【赫海】想反攻。。。

李東海閒來無事就滑幾下粉絲們的留言。

-小赫~~

小赫?不是都叫李总嗎?

-李赫宰你的攻氣呢?

-李赫宰你還是個攻啊!

-海赫邪教歡迎你

李東海的大腦無法裡解。

這都在說什麼啊?李赫宰怎麼了?

李東海好好的看完了李赫宰上交國家前後的綜藝,忍不住讚嘆一番他們的&女孩們的觀察力。

還沒長到眼睛的頭髮總总會露出一點眉毛,一挑眉就是帥,笑的時候嘴角只勾一邊起來,帥。皮膚好像沒那麼白,搭配的衣服总能把那點肌肉很好的展現出來。

以前的李赫宰怎麼看怎麼攻。

先不說自己拼命往上梳的頭髮。相比之下,李赫宰一個小身版穿著寬寬鬆鬆的衣服,白皮膚配深色順毛,臉好像小了幾吋,然後他的聲音总是軟軟的、好像撒嬌一樣,笑的時候嘴巴就是天真爛漫的開得大大的。

而自己從子剛出道適合長捲髮到現在頭髮往上梳,肌肉明顯,格子襯衫...從少年變男人的差距很大。李赫宰除了眼角多幾條皺紋,好像越或活越年輕了。

嘆口氣表示基因不公。

-李東海要反攻啦!

李東海暫停盯著那條彈幕。

反攻。好懷念的詞。

以前他也有想過。不公平都是自己在腰痛隔天下不了床,無奈才哀怨一下,李赫宰总用各種手法壓下去,有時候哄一哄、有時候直接身體力行。

身體力行偏多。

李東海從此打消這個念頭。

今天,他想反攻的意志重新浮現了。

晚上李東海拿了兩瓶酒找李赫宰,一瓶酒精濃度超高,一瓶裝了一半以上的水。都透明的,反正是看不出來。

李赫宰看到後只是呆滯了一下,嗅一嗅味道再呆滯一下,然後叫東海不要勉強灌酒。

他應了聲。敲杯後猶豫的小小吸了一口,好苦。

原本酒精被水稀釋後反而苦的噁心。

反觀李赫宰,一下見底後"哈!"的一聲繼續倒滿。

"不要勉強,東海。"

他看著幾乎沒有變化的李東海手上的酒杯。

"我可以,還好。"

他忍著一口氣喝下去了,他能猜到自己的臉有多扭曲。李赫宰不安的看著自己,李東海覺得有些對不起關心自己的李赫宰。

時間過去,酒瓶也越來越空--只有李赫宰的。李東海的酒瓶幾乎沒什麼變化,依舊在一半以上。

李赫宰的酒瓶已經空了,但他只有稍微發紅而已,李東海到已經視線模糊趴在桌上傻笑。

"東海..."

李赫宰嘆氣拿起對方的酒瓶倒進自己的杯子。就在李東海快要睡著時被搖醒,"李東海,為什麼你的那瓶加水了?"

李東海還是笑得很開心、很傻。

"因為我想反攻你。"

他露出一慣的貓咪微笑,"先要把你灌醉,然後丟到床上去...一切都成了~~"

李東海爬到李赫宰那邊一個勁往他身上壓,

"我...我會很溫柔的..."

//

李東海醒來的時候已經是隔天中午。

在他想起昨晚的目的時,腰部傳來的酸痛先傳遍神經。

"啊...啊啊...李赫宰..."

液體在他起身的同時緩緩流出體內,他罵了一聲髒話,伸手摸到床頭的衛生紙隨便的清理一下。

"東海,怎樣?"

李赫宰笑著給他一個吻,"好玩嗎?反攻。"

李東海弱弱的瞪了他一眼,沒什麼效用。李赫宰走到床邊按著他的腰。

"你是我的。永遠。我愛你。"

...算了...反攻什麼的...長大再說吧。


//////

Super TV2 EO.04

澈海旗掛著((還是海澈ww

🐵李˙不陽光˙赫宰:李東海飄上去了一直不下來ㅠㅠ

🐯大概還要飄幾集

【赫海】

李赫宰好久沒做了。

近乎爆滿的行程和D&E專輯回歸的製作,讓他不是在外面奔波就是一直待在製作室裡。

回過神,已經快兩個月沒碰李東海了。

也不是說這期間一直都沒有解決,但他挺懷念年輕時那樣翻雲覆雨。絕對不是老了沒體力,苦於夜短這名號還掛著呢。

好不容易從製作室裡出來,想著就一天能放個假休息一下,久違的和他的甜豆調一下情,沒想到李東海看到樂譜歌詞興致勃勃的就說明天開始錄製。

"東海啊...那麼久悶著就不能休息一下...?"

他很小聲的在李東海耳邊說,說的很委婉卻能聽出其中的目的。他刻意講的很迷人很磁性,希望這和自己一起快20年的傻子能稍微理解一點。

李赫宰知道李東海是傻子,但他忘了他不但傻還沒長什麼眼見力。

"累了?那你明天就休息啊。"

李東海很自然的大聲的講出來,就算不是刻意的不聽到也難。

"那你...?""我?錄音啊。"

李赫宰扶著額,他喜歡李東海不矯情不做作自然的甘甜味,但他好希望李東海有時能想多一點,直線思考能多拐幾個彎,或有讀心術、腦波傳遞...都行。

至少讓那些人的目光別那麼露骨。

"怎麼了?開始頭暈了?那就趕快回去吧,不要擔心我我自己能錄好音。"

李東海衝著李赫宰給了一個大大的微笑,李赫宰回了一個彈額。

那大概是近期他對李東海動最大力的一次手。

雖然還是沒什麼殺傷力。

他快步走出工作室,返回在製作人耳邊呢喃幾句。

等到李赫宰離開幾分鐘後,李東海立刻貼上製作人:

"赫宰剛剛說什麼?"

他瞪著大眼,奶兇奶兇的,然後被製作人推開,只得到一句奉勸,讓他今天一定到李赫宰那去。

李東海哼出聲。就算不說他也會到李赫宰那去。

他傻但是還記得李赫宰用了多少力才編出一首"Hot Babe"。

李東海今晚打算犒賞他一下--請吃飯吧?

他依然沒聽出李赫宰那句話的含義,而他也不打算去動腦。他只覺得李赫宰的聲音突然變得好聽許多。

李東海就傻傻的想著怎麼把他的赫宰作的歌唱好而已。

李東海提著一籃菜。

李東海打了電話叫李赫宰出來吃吃飯,對方卻一直叫自己過來。李東海有種不安的感覺,但還是來了。

他一樣無視門鎖點了幾下密碼就進來--李赫宰太好猜了--不是自己的生日就是他的生日、或是他們的出道日期,永遠就三個密碼在變。

總之,李東海進來了。

他戰戰兢兢的扭頭看了一下,很正常。他還擔心李赫宰會一下撲上來咬幾口然後一直在床上翻雲覆雨到天亮。
李赫宰只是疑惑戀人奇怪的舉動,然後無奈的問問那一籃菜到用途,邊提醒戀人不要炸廚房邊躺回沙發上。

一切正常到詭異。

但是李東海懶的發現問題。他很努力煮完一桌菜,和李赫宰閒話家常、看電視。

"赫宰,你下午跟製作人說什麼啊?"

"...喔...那個啊..."

李赫宰明顯的挪開視線,僵硬的找藉口去沖澡。李東海不至於連這都感覺不出來,他努力找理由替李赫宰解釋一連串不正常的運作--他找不到。

那就只能往壞方向想了--他變心了。

交往初期時的李東海常常有類似的不安,都是靠李赫宰好好安撫才安下心的。

不知道是喝酒還是老了之類,他最近特容易鼻酸,像現在一樣。

他衝進浴室,正好對上剛圍好浴袍的李赫宰。

"嚇我一跳,怎麼了?"

是平常寵自己上天的李赫宰。

"你的對象是誰?"

"...你啊。"

"不是!!"

"不是嗎?李東海啊。"

"...是啊。"是我哎。

李赫宰翻一個白眼。他永遠無法理解李東海的腦子到底是怎樣運作的,在想什麼,又會怎麼把想的事情沒頭沒尾的說出來。

他安撫著李東海,拍拍他的背,讓他坐在床邊。嘴唇自然的貼上,離開前滿意的在柔軟的上唇舔了舔,然後沒事似調整對方的氣息。

"在說什麼呢?"

李東海一向討厭他狂吻後一副安然無事的樣子,太從容了,太帥氣了,好像不是什麼重要的事一樣不放心上。不甘心,但礙於那過於自信的表情他沒法辯駁什麼,只好如實告訴。

"哈哈哈李東海看你這傻的哈哈!!"

李赫宰笑得在床上滾了幾圈,突然坐起來猝不及防的吧唧了委屈的寶寶一大口。

"製作人這樣說的?"

"...沒有。"

一拳一拳的軟軟的拍上李赫宰的胸口上,還抱歉的貼上去蹭了蹭。李赫宰一把摟過他,上來就是一個久違的激烈的吻。

纏綿很久,像是把全部的寵愛都濃縮進裡面。

"...想知道我說什麼嗎?"

李東海點點頭,乖巧的樣子,眼睛閃亮亮的看著上身的人若隱若現的領子。李赫宰脫掉上衣,相隔兩個月的慾望重新衝刺到腦部,熟練的開始戲前準備。

"赫宰...!明天要錄音..."

李赫宰沒想停止,

"我和製作人說了,明天請假,兩個都是。"

嘴角狡詐的一勾。勾住一晚的翻雲覆雨。

/

兩人隔天下午才起床。趁著李赫宰準備晚餐李東海懶懶的躺在床上練歌,誇獎的同時邊責怪李赫宰不控制好害自己嗓子都啞了。

李赫宰端著水到床邊順便替戀人按按腰。

"我們東嘿怎麼唱怎麼好聽吶。"

李東海笑著嫌他油膩,哼著調。

"不過東海啊,我們能不能別一起去錄音。"

李東海坐起來看向他。

"為什麼?"

李赫宰難得扭扭捏捏的,玩弄著手指,"...你唱這首歌太性感了...我忍不住。"

現在李東海裸著一條薄被子蓋著,從腰到臀部的曲線完全呈現在眼前。他早就把持不住了。

"...沒關係..."

李東海拉著被子遮住半張臉,"...先發洩完就不會想要...了吧?"

/

錄製中因李東海小覷李赫宰腦內的黃色廢料,兩人又請了不少假。

ヾ(*´∀`*)ノヾ(*´∀`*)ノヾ(*´∀`*)ノヾ(*´∀`*)ノ

哈哈上次發文是5-27了哈哈
冷落了快一個月啊哈哈^^
不知道三個fan有沒有期待著咧??((TG粉手動無視))
不管有沒有都很感謝了~~♡^^

Super TV~~ior!!!

sjtv2真的好好看啊!

始源回來、特哥主持如願的主持、親哥美顏完全不輸女團(大概是知道女團來好好上妝了233雖然素顏也好看的一塌糊塗)、大云真的好好看啊~~童的第六感不是亂吹的、李赫宰不在甜豆要飄上天了。

sjtv2 01.對AOA的好感度下降超多;02.Lovely藝能感爆發好感度直線上升(美珠亂舞23333)

下一期是閃儿咂~~~d(`・∀・)b

sjtv2 fighting ~~~~

(李˙真˙東˙世最可˙海(♡∀♡))